2019生存指南:“下半場”殺到,科技公司怎麼取

閱讀  ·  發布日期 2019-03-04 09:05  ·  admin

去年12月,美團創始人王興說了一個聽來的段子:2019年可能會是過去十年裏最差的一年,但卻是未來十年裏最好的一年。

2019生存指南:“下半场”杀到,科技公司怎么取暖?

 

▲美團創始人王興(圖/圖蟲創意)

盡管有網友調侃稱,王興你大概就是在說美團吧,但是王興之所以是王興,皆因這個來自福建龍岩的富二代比普通人更能感知未來的細微變化。

這一點,相信素有“風投女王”之稱的徐新最有體會,她曾經公開說過,王興是一個“洞察力很強”的人,擁有“殺手的直覺”,夠快夠狠。

果然,隨後多家互聯網公司接連爆出裁員、縮減招聘規模的信息,小黃車ofo出現押金擠兌潮,很多人紛紛驚呼:企業尤其是科技企業的寒冬真的來了!

01

派不上大用場的職場菜鳥,

隻好先裁為敬

不知道你有沒有感受到這股經濟寒潮的來襲,反正我已有所聞。

朋友在深圳一家上市的高科技企業工作了近十多年,上個月中,在聊天時,他有點悲傷地告訴我,他們公司最近在調整組織架構。

大公司炒人,對外說得好聽一點就叫“組織架構調整”,說白了就是公司要“瘦身”裁員。

你想想,部門都被“調整”沒了,多餘的人往哪裏放?還不得炒掉。

2019生存指南:“下半场”杀到,科技公司怎么取暖?

 

界麵新聞曾做過一個不完全的統計,2018年至少有17家公司被曝出裁員、縮減招聘規模,其中包括魅族、錘子、趣店、鬥魚、知乎等8家互聯網公司,以及6家房地產企業。

其實,這一波經濟寒潮的來襲是全球性的。在更早之前,福特、大眾、通用汽車、宜家、威瑞森電信、龐巴迪、拜耳等都爆出裁員計劃。

跨國行業巨頭早已預感到一場全球性的經濟寒潮即將來臨。

麵對洶湧而至的裁員潮,難怪知名自媒體人“萬能的大熊(宗寧)”發出忠告:

“對競品好點,失業了還得找人家收留……”

哪些人最容易被開掉?通常我們認為,名校的畢業生應該都比較保險,但是朋友的話卻讓我大跌眼鏡。

“我們公司最近開掉的這一批人大多是今年(2018年)夏天新入職的員工,有不少還是清華北大交大等名校畢業的呢。”

這些人為什麼容易被裁掉?

因為是名校畢業的,他們進公司的起薪點都比較高,甚至比一些工作了兩三年的老員工都拿得多,存在“薪酬倒掛”的現象。一旦經濟不景氣,公司業績不好,這些暫時派不上大用場的職場“菜鳥”,很容易成為公司裁員的對象。

而且,由於這些新人的入職時間大多不足半年(有的甚至還處於試用期),公司解除勞動合同的賠償成本也比較低。

02

如此大數量的毀約,

金融危機後已經非常少見

新年伊始,離朋友公司大概隻有兩三公裏之遙的邁瑞,傳出了一則大新聞。

作為“中國領先的高科技醫療設備研發製造廠商”“全球醫療設備的創新領導者之一”的邁瑞醫療,在2018年的最後幾天,強製解約了254名秋招的2019屆高校畢業生,而且均為985、211高校生,解約比例達52.4%。

2019生存指南:“下半场”杀到,科技公司怎么取暖?

 

據不完全統計,這次被邁瑞解約的應屆生涉及西安、武漢、廣州、深圳、成都、哈爾濱、南京、北京、湖南、天津等地。其中,西安地區被解約的人數最多,有104人;廣深地區秋招45人,被解聘26人。

2019生存指南:“下半场”杀到,科技公司怎么取暖?

 

《經濟日報》分析認為,“一般企業最多會對個別學生毀約,如此大數量的毀約,2008年金融危機之後已經非常少見”。

對此,邁瑞醫療回應稱,新員工尤其是應屆畢業生短期內無法勝任和匹配業務需要,為保障公司持續穩健發展,不得不做出解約部分學生的決定。

盡管邁瑞表示“將依法解約並對所有解約學生支付違約金每人5000元,並在盡可能的範圍內向有需要的學生推薦其他企業的機會”。

但是,高校秋招的黃金期已過,區區5000塊的賠償,對於這兩百多名被強製解約的畢業生來說,根本是杯水車薪。

一般而言,大學校招雇主如果違約(不違法,隻是不道德),對於企業品牌和之後的校園招聘效果都會有很大的傷害。目前就有被解約學生所屬的大學公開表示,未來3-5年禁止邁瑞再來校招。

可沒有辦法,現實就是這麼殘酷,因為經濟下行壓力徒增,計劃趕不上變化,企業為了生存下去,隻要不違法,也就考慮不了那麼多道德不道德的問題了。

邁瑞總裁成明和曾經感慨:

我們做傳統行業生產製造的,行業老大一般都是跨國公司……每個人都要胸懷大誌,但是你必須對前五年、十年,能把公司做到哪一步要有個清醒的認識。

這對於你規劃現金流,需要多少融資,燒多少錢,達到什麼目標,都很重要。

在對外的宣傳上,名校畢業生的確是可以給公司加分,但是如果暫時用不上,在這個特殊時期也唯有忍痛舍棄。

這個時候如果老板心軟,不對員工狠一點,那麼企業遲早會出大問題。

03

裁員、縮招外,

還有奇葩一招——賣房

寒冬來臨,科技公司要想渡過難關,除了上述裁員、縮招的法寶之外,還有一招就是“賣房”。

這是上周末我在深圳南山海岸城的星巴克裏閑坐時無意中聽到的。

說起海岸城的星巴克,這真是一個神奇的地方。

2019生存指南:“下半场”杀到,科技公司怎么取暖?

 

▲高樓林立的深圳南山後海總部基地夜景(圖/趙周賢 攝)

大約一年前,百度地圖曾發布過一個“全國十大熱門購物中心”的榜單,其中深圳海岸城位列第四——前三名是北京的朝陽大悅城、廣州的正佳廣場和北京的藍色港灣。

這裏不但靠近深圳後海金融總部基地,毗鄰被譽為“中國矽穀”深圳軟件產業基地,而且還位於BAT在深圳的三角帶——百度國際大廈、深圳阿裏中心和騰訊新總部騰訊濱海大廈在這裏組成了一個金三角,而且三巨頭相互間距離僅在一公裏左右。

2019生存指南:“下半场”杀到,科技公司怎么取暖?

 

▲在深圳南山後海總部基地的人才公園附近,可以看到不遠處的騰訊濱海大廈(圖/趙周賢 攝)

或許就是這個緣故,在海岸城的星巴克內總是能見到形形色色的創業者和VC投資人在“密談”,老板在麵試獵頭帶來的求職者……在2018年上半年區塊鏈最熱的時候,我經常能在這個星巴克的座位上,看到一堆投資人走後丟下的白皮書。

當然,現在的海岸城星巴克裏已經很少能見到老板在麵試求職者、聽到旁邊的人在說區塊鏈,更多的還是在抱怨生意越來越難做,談論公司正在進行的裁員瘦身,以及在當前的環境下如何開源節流,度過寒冬:

“最近我們公司內部出了一個通知,說打算把那些公司原來隻是出租給員工的人才住房賣給我們員工。價格倒不是很貴,隻有同地段商品房市場價的50%左右,一次性付清全款公司還可以給不少優惠,就是這個房子有一定的產權封閉期,而且可貸款的年限比一般的商品房時間短很多。”

“啊!?難道你們公司的資金鏈現在也很緊張嗎?要賣房子了?我們公司的財務前幾天也建議老板,把正在這裏興建的公司未來總部大樓賣掉一兩層呢。”

2019生存指南:“下半场”杀到,科技公司怎么取暖?

 

▲神奇的深圳南山海岸城星巴克咖啡店,旁邊就是騰訊(圖/趙周賢 攝)

在深圳,能拿到人才住房又或者是能在後海興建總部大樓的企業都不是普通的小公司,要麼是國家、省級的重點企業、行業頭部公司,要麼是在國家、省、市獲過獎的科技企業或者中小創新型科技企業。

近年來,上市公司通過賣房來粉飾業績,算是中國股市裏的一個奇葩現象。一方麵這反映當下企業經營的不易,另一方麵也說明了這些年來樓市的瘋狂,常聽人說“一個上市公司的利潤還抵不過賣一套房掙來的錢多”。

其實,最近年底缺錢的不止是上市公司和高科技企業即使是一些原來“不差錢”的銀行、券商也好像陷入了“錢荒”。當然,另一個原因可能是對樓市的後市不看好。

像去年底就有新聞報道,中原證券、國元證券、華西證券等券商發布公告,大舉拋售手中房產,而且多不接受以貸款方式支付交易價款;浦發銀行一口氣在上海聯交所掛出了14處房產,轉讓底價共計6190萬元(約為市價的七折),同樣是要求交易價款支付方式為一次性付款。

一些在往年較為少見的現象在今年都不算是什麼新鮮事,或許這一波寒冬真的比想象中更冷。

04

寒冬來臨,

中國科技產業的出路在哪?

深圳是中國經濟發展的一個縮影,深圳的企業也是中國企業的典型代表:成本低,創意強,山寨(這個詞我認為現在不應該簡單理解成一個貶義詞)能力無窮。

原本走產業升級的道路是中國企業轉型的一個出路,但是,現在寒冬突然就來了,升級不了,很多地方的“矽穀夢”遙遙無期,中國科技產業未來的出路又在哪裏?

在不久前的2018(第十七屆)中國企業領袖年會上,經濟學家吳敬璉是這麼回答的:

最重要的不外兩條。

一條就是通過改革來創造一個能夠激勵創新和創業的環境。中國十幾億人,人才有的是。不是人才難得,而是人才能夠發揮的作用,它的環境建造是有相當的困難。

第二條,就是開放,要和業界各方麵的人士一起,在競爭中又有合作,把科學和技術的革命推向前進。”

曆史上華為曾經有三次轉型,其中第三次轉型大概是在2004年,華為從運營商市場轉型進入終端市場。

2019生存指南:“下半场”杀到,科技公司怎么取暖?

 

▲華為三次的轉型:研發從以技術為中心,向以客戶為中心;從國內市場走向全球市場;從企業市場進入終端市場(圖/圖蟲創意)

原來華為手機都是由諸多運營商包銷,基本不打品牌,隻在電池某個角落貼上華為標誌,大多消費者都不知道華為手機。

當然,那個時候手機也隻是用來打打電話、發發短信,在這個時期作為終端的手機功能也比較簡單,價值鏈最主要的部分就是設備係統。

據說,曾經有一段時間任正非很悲觀,認為電路板、電子器件的主要原材料就是矽,矽不就是沙子嘛,地球上沙子多的是,而通訊需求卻有限。

那時的任老板覺得,華為的發展已經撞到天花板了。

後來蘋果手機出現,顛覆了人們對手機傳統功能的認識,智能手機的出現也使整個通訊產業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冰川思想庫研究員任大剛老師曾經跟我講過一個觀點:

現在一部智能手機,就是10年前的台式電腦、手提筆記本、手機、短信、QQ、msn、照相機、攝錄機、收音機、遊戲機、電視、電影院、碟片、影碟機、計算器、小說、雜誌、報紙、錢包、小賣鋪等等的集合體,而絕不僅僅是通訊工具。

從這個角度講,我們可以很容易理解為什麼現在很多生產手機的公司都喜歡將手機部門稱為“智能終端部門”。

這時我們就能明白吳敬璉說的“改革”,還有“開放”。

2019生存指南:“下半场”杀到,科技公司怎么取暖?

 

▲喬布斯的蘋果手機改變了整個通訊行業,全球開啟移動互聯時代(圖/圖蟲創意)

2008年金融危機爆發後,西方發達國家對危機原因和發展思路進行了反思,提出了一個“再製造業化戰略”。

例如,美國的再製造業化戰略著眼於通過創新發展新能源、新材料、生物技術等新興產業,日本著眼於研發與新興產業,法國“工業振興新計劃”中的七大戰略產業主要是知識與技術密集的產業。

有觀點認為,發達國家再製造業化戰略正在發生作用。

《華爾街日報》報道稱,福特汽車公司等一些美國企業已經在考慮將部分生產活動回遷美國。波士頓谘詢集團基於6家企業的分析,認為企業回遷美國將帶來每年1000億美元的產出。

雖然目前西方各國的再製造業化戰略推出時間尚短,缺乏足夠數據來判斷其成功與否,但我們也可以從中得到一個啟示:

產業轉型升級不是簡單地棄製造轉向服務業,比如像ofo這樣,大搞所謂的“共享經濟”,而是要高度重視製造業本身的價值鏈升級,並以製造業為基礎延長和提升服務價值鏈。

畢竟實體經濟才是服務業發展的根基,實體經濟發展好了,服務業才有可能繁榮興旺。

另外,最近有一個“下半場”的概念很火。

我原來是做體育新聞報道出身的,對這個詞很熟悉,也許創造這個概念的人和我一樣,是搞體育新聞出身的,或者本身就愛好足球。

但是現在我知道時代賦予了這三個字一個新的含義。怎麼理解?這裏引用一下Pony的發言也許是合適的。

去年馬化騰在騰訊全球合作大會上發表公開信稱:

伴隨數字化進程,移動互聯網的主戰場,正在從上半場的消費互聯網,向下半場的產業互聯網方向發展。

小馬哥也說了,沒有產業互聯網支撐的消費互聯網,隻會是一個空中樓閣。

希望那些通過裁員、停止校招、賣房等多種手段,頑強活下來的那些科技公司,在熬過這個寒冬之後,能悟透這些道理。